当前位置: 教育科研 教师论坛

顾小敏:阅读是一种对幸福感的诉求

2016-9-3 11:18| 发布者: admin

放大 缩小
【内容提要】对幸福感的体验与渴望来自生命最本真的需求,而阅读则可以唤醒、强化和丰富我们的幸福感。唤醒人的生命意识,让阅读成为一种真正的精神需要,才能真正唤醒阅读的兴趣。
    【关 键 词】阅读 体验 追寻 提升 幸福感 

    “幸福就是人的根本的总体的需要得到某种程度的满足所产生的愉悦状态。”是人所追求的生存状态与存在方式,是人的物质需要与精神需要得到高度满足时的和谐感,是人的身心健康与人格充盈的完美状态。对幸福感的体验与渴望来自生命最本真的需求,而阅读则可以唤醒、强化和丰富我们的幸福感。这表现在三个层面:
    在自我与作品的生命世界的交融中体验幸福感。
    文学是“创造的、个性的、自然的,是充满了特别的感情和趣味的,是心灵里的笑语和泪珠”。文学作品是被赋予了生命精神的,是生命的抒写,这种生命之气灌注于作品之中,或壮怀激烈,或闲适愉悦,或苦闷忧伤,或哀怨叹息,使整个作品从内容到形式都成为作家生命的展现。一切伟大作家的伟大之处也都在于他们用卓绝的思想和超凡的感染力去构筑他们对社会、对历史、对生命无限关爱的博大世界,这一世界所展示的生命精神是强大而足以包容一切的。
    这样的文学世界对我们具有一种怎样的吸引力呢?文艺心理学告诉我们,文学阅读中常常会出现欣赏的忘我状态、迷狂状态,出现自居为某一人物的心理认同。这是读者在审美注意的引领下积极的审美行为,当我们完全投注于作品世界时,容易为作品的生命世界所左右,构成二者间的交融整合,从而获得完全而充分的审美愉悦,得到情操的陶冶,心灵的滋养。这对每一个热爱生命的人来说,难道不是一种最纯粹的幸福吗?
    因而,文学作品的阅读就是读者自我与作品的生命世界展开的平等对话,一种情感的交融、思想的交流,是一种充满审美愉悦的生命运动。这样的审美运动,能在阅读主体身上形成情绪高涨、智力振奋的内部状态,使性灵开悟、人格完满,促成个人修养、审美能力的渐进上升趋向,唤醒每一个生命的幸福体验。
    学习《我与地坛》,我们以有声的朗读走进作者丰富的内心世界,在泪流满面的朗读中,将心中的震撼和对顽强生命的敬意酣畅淋漓地宣泄出来。阅读,让我们在与崇高生命世界的交融中体验了幸福感。曹操北征乌桓,登临碣石,观瞻沧海,感慨万千,从而获得鼓舞生命的力量,创作了气势磅礴的诗作,将大自然之勃勃跃动的生命精神元气淋漓地展现在读者面前。通过吟唱涵咏,我们与作者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获得身心的满足与和谐,自豪感从心底升腾而起,得到了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最本真的幸福体验。
    在审美标准的更新和期待视野的提高中追寻幸福感。
    阅读的过程是每一个热爱生活、诗意栖居的人不断追寻幸福感的过程。
    从文艺心理学来看,每一读者在阅读之前必然已处在一定的文学感知、接受的层次上,拥有一定的感知接受能力。与此相应,他也必然拥有相应的阅读期待视野,在同文本的相互作用中,由于新文本对文学创作方式的突破带来了新的审美水准,读者在阅读中首先感到震撼、惊赞、继而逐步感受到接受能力与文本审美水准之间的差距,然后在新作品的阅读中改变以前的审美经验,产生新的审美标准。
    不同文本的艺术水准高低不同,读者接受能力与文本之间的差距也有所不同,阅读也时而和谐平淡,时而产生较大的冲突和张力,主体的审美接受也不断作出调整和改变,以达到和文本之间的平衡,阅读主体就进入到较高层次的包含着日益丰富的想象、日益深刻的理解和日益审美化的情感思维的审美感知活动。
    就这样,读者的期待视野依据其审美标准的提高和艺术感受能力的加强而逐渐提高,其审美活动逐渐充分,审美愉悦逐渐完满,获得的幸福感也日益丰富了。
    同时,人的需要有诸多层次,人的生命活动又极其丰富多变,因而多层次的阅读视野同时共存,各应其需,阅读者的幸福感也就变得更加丰富而立体。
    所以,从教学的角度来说,我们要通过提供和学生的阅读期待较为接近、审美接受度相对较低的作品,让学生的阅读注意和审美经验在一定阶段有所保持。但如果我们一味迁就学生的审美经验而停留在提供浅层次的阅读材料上,那么,学生通过阅读体验到的幸福感也只能停留在浅层次上。我们要积极提供内涵更丰富、意蕴更丰厚、和学生的审美接受度有一定错位的作品,以刺激学生的审美积极性,提高阅读兴奋点。通过渐次提升阅读材料的难度、扩大阅读材料的范围来使学生的审美标准和期待视野得到更新和提高,使他们在阅读活动的“克服困难”中获得最大最全面的审美愉悦。苏教版语文新教材较好地体现了这一点,它侧重于以人文性为主线编排文章,将主题较为接近的一组文章安排在一个板块,又使难易不同的文章交互出现,穿插提供具有适度“提前量”的文本,这就有利于教师和学生积极关注不同作家表现情感的言语智慧,同时使学生在一定量的阅读后需要努力克服阅读中的困难去面对接受度相对较高的文本,从而获得全面充分的幸福体验。如必修一中“月是故乡明”板块中,《乡土情结》《我心归去》《前方》《今生今世的证据》等一组文章相对于其前面的选文来说,难度有了一个较大的跃进,人为地给学生的阅读制造了“困难”,教师就必须引导学生去克服困难,追寻幸福。                    
    在阅读主体创造的能动性乃至传承文化的使命感中提升幸福感。
    萨特在《什么是文学?》中说:“一切都有待于读者去完成,而且一切业已完成。读者的接受水平如何,作品也就如何存在着。当他阅读和创造时,他知道他总是能够步步前进,进行更深刻的创造的。正因为如此,作品才好像是个取之不尽而又不可穿透的对象。” 文学文本的语言由于其多意共生的性质,也由于它所蕴涵的文化传统,给读者留下众多的艺术空白。读者必须时时以想象去填充这些文字构成的空白,将文本沉默的符号转化为有声有色、灵动鲜活的心理意象,将语词形象复活为生机盎然、呼之欲出的形象。因而这种想象只能是在文本导引下的创造性想象,是一种能动的艺术创造,这种创造必须诉诸阅读主体的专注、陶醉、迷狂等情感,主体便进入忘却自我的“神移”状态,进而复活富于生命质感的文本形象。正是读者的选择和创造性阅读给文学作品以生命,使作品活在“我在读”的过程中。读《红楼梦》,每一个读者读到的是他理想中的林黛玉,其精神、形象、气质乃至装束都是他想象的造物。
    如此神奇而又富于创造激发力的审美活动,怎能不使阅读者沉迷其间而感受到世界的千姿百态,从而获得创造者的巨大审美愉悦,使幸福感得到强化呢? 
    另外,优秀的文学作品保持的是一种富有生气的文化传统,当读者选择了这样的文学作品,其创造性阅读就实现着文化的再生。当这些优秀的作品不断被选择,它们就活在读者的富于深度的创造性的审美活动链中,作品内蕴的文化传统也活在读者的心中,延续在实践的行动中。这样的阅读唤起的是读者内心对富于生气的文化传统的敬仰以及传承文化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这样的审美愉悦是厚重的、崇高的、富于底蕴的。当《赤壁赋》进入我们的阅读选择,它所体现的中国古代的人格理想和中国古代文化精神中对人生意义的深邃的哲学思考便启迪和影响着我们,使我们在清风明月的愉悦中思考文化的传承,获得人格的完满。
    当然,如果能进入到写作意义上的文化传承,则更是对幸福感的积极追求和提升,而这种幸福感也是由阅读行为衍生的。

    当阅读成为一种精神需要、一种完满人格的必要手段,而不是吹嘘标榜的噱头;当阅读成为伴随我们一生的方式、一种生命的常态,而不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当阅读成为点燃我们创造激情的火种,而不是浮光掠影的摆设,那么,我们将感受到生命中最崇高、最灵动的幸福。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阅读是一种对幸福感的诉求!
    对语文教学而言,文学作品的教学是体验生命的教学,近年来随着素质教育的发展、新课标的实施,新编教材大大增加了文学作品的数量,文学教学越来越显示出它的人文价值,为高中语文教学生命的复苏创造了条件。帮助学生不断追寻幸福感,强化和丰富幸福感,这是语文教学应该努力达成的人文性目标之一。我们的语文教学只有唤醒学生的生命意识,唤醒学生的创造意识,唤醒学生对幸福感的渴求,才能从源头上唤醒学生对阅读的真正兴趣。
    把阅读的幸福感还给学生,才能使我们的语文教学成为真正的富有生命意义的教学。

参考文献:
【1】《文艺心理学》 金元浦主编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3年9月
【2】《心理学批判性思维》 (美)D.Alan Bensley 著 李小平等译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2005年9月
【3】《论关涉人生幸福的教育》 易凌云 《教育理论与实践》2003年第5期 
发表与《语文教学与研究》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