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生频道 文艺作品

世界微尘里

2016-6-14 15:04| 发布者: admin

放大 缩小

柴门很轻,一推就开。它似乎是被清晨的微风推开了一条缝,虽然了无人影,但阳光已经迈过疏疏的篱笆进来了。花儿都醒了,她望见园中西隅剩下的两棵香樟中间,露出一块愣愣的空白来。缺口当中,映着澄澄碧空,悠悠白云,似一道女娲补天也无法弥补的天裂。

表弟信誓旦旦地宣布自己大学生涯毫无价值,决心钻研摄影。此话一出,全家心急如焚,百般劝阻,仍是无果。

此地是中学校园一道隐秘的小门,她偶然在体活课上散步时发现的。迎春花和欧莳罗不甘寂寞地散落,明黄与粉的尖蕊在春风的微澜里打转,一瞬将她眼前照亮,让她有记录的冲动。表弟的中学,也是她的中学。自从她把这条“秘密通道”告诉表弟,他端相机的次数就变多了。“今年垂丝海棠开得正好,不拍可惜的。”他有点认真又有点担心的面庞在她心头浮现。 

周日的校园里虽无学生,却也挡不住那份蓬勃的生机,她还记得一些鸟雀总被车铃声惊起,嘁嘁喳喳地扑打着翅膀,又悠悠哉哉地落在另一棵树上。车轮在黄土上留下两道优雅的弧线,避让开散学的孩子,带起的风摆弄着蓬松的浅色裙角。百褶裙和自行车总是很相称,这种邂逅的风情就和每一次别离一样,难以再现。

青春,青涩的春日。有无数的可能性,每一种都极尽体现出价值。什么都可以尝试,失败了也不怕,就象舞台上的戏剧一般,每个人都能在一刹那间将一生的火花点燃发亮。

对于摄影,表弟至少也有六、七年经验了,在他心中,这才是最有价值的是。摄影真好,那是一个盼头,一束光,将梦想照进现实。席慕蓉说的“青春有时候极为短暂,有时候却极为冗长。我很知道,因为,我也曾如你一般的年轻过。”她很能明白。她能一次次地从那张年轻饱满的脸上,重读到迷惘与急切。从而想起了彼时的自己。

看过两本书,同样的一知半解,没什么文学基础,只有对于那一闪即时的风景的怜惜,就傻傻地写了起来。但是,真开心呵,每天趴在窗前,或是就在校园的一隅,记录下随心的事件,想法,句子,以及一些毫无章法的短诗。和表弟一样,那是凭着一股孩子气的冲动,但却也蕴含着认真的一份心意。

以梦为马,她也曾想为心中的那份梦放弃一切。而,绝知此事要躬行。因为生命资历浅,不知如何把话琢磨到只剩“深刻”,遭遇退稿也是活该。她心中微苦,自己的努力与感悟得不到肯定是多么令人沮丧。

她抬头看了看小道上的蓝天,天蓝的让人犯迷糊,看了一圈不见日头。

为什么我要做梦呢,翻来覆去,还不厌其烦,就像只记着一件事儿的傻瓜一样。

她在世界微尘里,仅仅是微尘里,但是,提起笔来,她觉得自己拥有宇宙,那是一种喷薄而出的渴求索取,又是温情款款的回报献出。那仅为冲动,但冲动也是可以沉淀的。你在你的玫瑰花身上耗费的时间使你的玫瑰变得如此有价值。小王子说的极对。

一般人,只能“活一生”,而她,在写字时,却能“活二生”。第一度是生活本身;第二度则使用思想让自己再活一遍。萎谢的花不能再艳,奔流的江无法再回,写作者却能像呼唤亡灵一般把既往的生命换起,真是件无限丰盈又幸运的事。

在大千世界里做自己所爱的事,又是多么得有价值。

是了,她是爱着文字的,这是她真正喜欢做的,可不能糟蹋了这份心意啊。表弟亦如此吧。

南天竹和晚樱密密地并开着,尽管无风,仍有少许花瓣混杂着悠悠飘落。

她并不准备去劝说表弟什么。人想弄清楚自己未来想干什么都很困难,更别说是告诉他人将来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了,所以,何不让他自己去尝试呢?或许有所谓艰辛,但在自己所认定有价值的事面前,是甘之如饴的吧,并且,也由此更确认了自己喜爱的心意。

王路有句话,“人人都认识得到的东西,不会成为你的局限,自己认识不到的东西,才是自己的局限。”正因如此,她想,人们才必须自己认清自己。

必须自己领悟到,做什么才是有价值的,从而不再挣扎于虚幻的解脱。

天色已经大亮了,市井的喧嚣声窸窣响起。烤红薯的大娘在街对面摆起了摊子,甜甜的香气直飘过马路,钻入她的鼻腔中。

她拨了个电话, “我在‘秘密通道’。”

那一头的声音愠怒又惊奇:“你家离学校一个钟头车程呢,来干嘛?!”

她一愣,忽又闻到熟悉的甜香,遂笑说:“馋了好久了,来买红薯吃。”

“好吃吗?”

“劝你亲尝。”

遵循自己内心的声音,纵使追求的梦想那么微渺,总也有实现的价值。不知何时,那片空白已被填满。她想,这样,也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