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育经纬 读书活动

感动无言,寂寂于心——读书节演讲

2015-6-13 09:16| 发布者: admin

放大 缩小

   我是高二(5)班的刘哲怡,我关于读书节的演讲题目是《感动无言,寂寂于心》。

    不知从何时起,读书成了一种架子。行走在这个时代里,若是徒有一手擅长辗转酒席间的本领,那不过是十年前的暴发户,十年后的土豪,鄙俗之辈而已。于是,多了的,是可以端起一副好看架子的人。书友会,文学社,读书小组,会员身份就是文化的名誉象征。看一本书,转一篇读后感,叙一两句真假心得,发在社交平台上,不一会儿便有人掷下附和说道:看过,好。

    和友人聊书,往往起初盎然,归于索然。聊久了,不过是信息的卖弄。各类书籍一本接一本报给对方,《看不见的城市》《发条橙》看过吗,《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浮士德》你懂吗,梅里美、毛姆你知道吗。卖弄一旦上瘾,永无止境。我们所有真实的感悟和浅薄的认知,混淆在一起充当了数字,淹没在从未满足的时代里。阅读与倾听,认识与感知,若是以交流为唯一目的,那么,我们注定要失去精神的玫瑰园。

    读书,犹如在追求永恒之美的途中漫游,往往,需独对一片令人惊悸的天。我们听诗人歌咏,听哲人吟诵,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无限广阔的天地横亘在我们面前,供我们肆意驰骋,鸢飞鱼跃。

    “诗句坠在灵魂上,如露水坠在牧草上”,巴勃罗·聂鲁达消解眼前海滨美景的方式是将心中的波澜泼洒成诗句。诗写成,未必有人看,悲欢欣喜,冷暖自知,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诗意的露水坠于灵魂,最终成心口一盏佳酿。

    读书有感,急冲冲嘶吼出来的,往往虚假。真正的感动,就应默默无言,寂寂于心。和书中的人物相看两不厌已足够,何若再谋求外界众生的附和?

    幼时读诗,有口无心。读至尾联,首联早已抛诸脑后。

    十三岁看散文,董桥简媜,一卷未罢,已按捺不住要夸口其中辞藻用意,荐与他。

    如今未必诗文未必小说。李叔同的长亭古道,芳草连天,忽觉余韵无穷,默唱几遍,怡然自乐,不必惹他人哂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