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校友之窗 校友感怀

郭耀基:梦回母校,诗吟峥嵘——高中毕业五十周年感赋

2015-3-27 13:05| 发布者: admin

放大 缩小

    多少回梦里搜索熟悉的校园,我的教室、我的桌椅/苏家弄小巷深处的吆喝,常常跳入朗朗的读书声,我们戏称之为不速客的领读/夏日梧桐树间的蝉鸣,常常催生午间的睡意,我们戏称之为校园催眠曲/校园弹丸之地十二亩,却走出名扬四海的院士十二人,我们戏称之为人才的高产地/旧课桌上励志的刻字,是哪一位即兴的杰作,使我记住了“执着”二字
    多少回记忆中寻觅一代名师,我的任课老师、我的班主任/他不用圆规直尺,一手画出精准的几何图形,使我们在点线面圆中享受数理的乐趣/他高头讲章、文思飞扬,书佳句、吟华章,把酒当歌,人生几何/他谨慎假设、缜密推导,冷不丁掏出小卷当堂考问/也因他不经意手伸口袋而使我们心慌/得益于他对朗读和发音近乎严苛的要求/我至今还能大段背诵当年的俄语课文,重现学生时代的得意表现
    多少回遐想中思念班集体我的同窗、我的邻桌/他是解题高手,考试前总有求教的同学围拢桌前,常顾不上自己复习应考/他在冬夜的报廊前借光读书,忍着寒冷、饥饿和困乏,借此磨练坚韧的意志/他是运动场上的健儿,大步上篮的不凡身手,总能赢得一片喝彩/他在农场的田垅中一马当先,黝黑的脸庞泛着憨笑和汗光,尽显农家子弟的忠厚本色
    那段环城路我走过六年,从光复门到熙春门/在晨曦和薄雾之中,只有清道工依稀的身影,和我匆匆的脚步/在落霞与华灯相映之时,我夹杂在晚归的人流,还要迎接一个挑灯之夜/夏日的浓荫和雷雨,曾为我驱暑、洗尘,却难以消除疲乏和紧张/北风凛冽的隆冬,萧条的枝干瑟瑟发抖,唯有雪地上留下我深深的脚印/那条环城河我相伴六年,从光复桥到东吊桥/追逐东去的流水,理想与旭日同升,未来霞光般灿烂而朦胧/岸边灌木丛中刚苏醒的小鸟,还来不及梳妆打扮,嘁嘁喳喳地议论我为何这般赶早/河水空气样洁净,空气河水样清润,求知的欲望像河上饱和的雾气升腾/乌蓬船上飘忽着炊烟渔火,船舱里收获了满仓的鱼虾鲜货,我的胸中却还横亘着不解的难题
    期盼已久的那个夏日,怀着大鹏展翅的雄心,怀着不惧艰辛的豪情,告别中学时代,开始真正的人生之旅/此时,我的耳边,曾响起一位著名女诗人的忠言:年轻人,珍重的描写罢,时间正翻着书页,请你着笔/我们开始书写各自的篇章,从此握手告别,带着眷恋,从此奔赴前程,天各一方/之前的饥饿岁月,受过身体的摧残。之后的动乱年代,有过心灵的创伤/曾经困居山谷,在寂寞中彷徨/曾经落魄他乡,在无为中盼望/多少回仰天长叹: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人/母校的教诲使我蔑视不公,堂然做人/用知识填补空虚,用诗歌抒情言志/平添了一段段人生阅历收获了一份份精神财富
    一别母校五十载,如今已近古稀年/少小离校老大回,秉性未改鬓毛衰/没有骄人的功勋,没有炫目的业绩/甚至还有几分失意,还有太多的遗憾/留下的是简单,但真实/收获的是平凡,但美好/没有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可以告慰我的母校和恩师呵,可以无愧我的中学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