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志翔:相聚在夕阳下

      【程志翔:1952届校友。深造于北京大学,曾任江南大学校长、无锡南洋学院院长。】       

 

        2012年5月16—17日辅仁中学1952届高中毕业的40多位同学,以 80岁左右的高龄,在无锡相聚,欢庆高中毕业60周年。

        前前后后在我们这个年级就读的学生有100 多位,其中有的在高一、高二时参军了,还有其它各种原因离开的,毕业时两个班级,83人,其中有14位女生,据粗浅调查已有近20位离世。1952年,正值解放初期,百业待举,需要各种建设人才,大部分同学都考上了大学,离开家乡,奔赴北京、上海、南京、杭州等地读书。我记得光北大、清华就去了12位。当时的辅仁中学是无锡市教育质量最好的中学,有“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的优良校风,有著名的教师(其中不乏有大学教学经历和长期从事中学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更是聚集了一批优秀的学生,相互切磋砥砺,又暗中比个高低,谁中文、英文最好,谁数学、物理、化学领先,心中都有个数。

        一晃60年过去了,我们这批人经历了解放后所有的政治运动,与共和国同成长、共苦难。一些人遭受挫折,历经磨难走到今天很不容易。所幸的,我们的大学年代和50岁以后的一段岁月都过得不错,60年后再相见,虽然已白发苍苍,但个个红光满面、喜气洋洋。有的事业有成就,杰出代表是秦国刚和陈丙珍两位同学,一位是中科院院士,一位是工程院院士,他们成为我国学术和工程技术领域的佼佼者(辅仁中学从创办至今,共产生了 12位院士,我们年级占了六分之一);还有大学校长和教授、研究所所长和研究员、工厂厂长和高级工程师等等。当然,大家都是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默默无闻为共和国添砖加瓦的劳动者。老同学们有的生活幸福、子孙满堂,后代成就斐然;有的虽历经苦难,却笑对人生,战胜不幸遭遇,欢度晚年……凡此种种,都已成为历史。“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两天,在陈乐平、华伯平、陆晋川等无锡校友的安排下,活动内容丰富多彩。16日上午在辅仁中学新校址开座谈会,参观校史展览室,听年轻校领导的介绍,有北京、上海、南京、无锡的许多校友发言。下午去安镇农博园,路过无锡新区、锡山区和无锡东站,欣赏无锡城市的巨大变化,又到 2004年开发建设的连接蠡湖和太湖的长广溪国家湿地公园,坐在靠背长椅上,在微风吹拂下笑忆中学时的趣事。傍晚到新江南大学用晚餐。今日的江南大学已成为“211工程”的国家重点高校,现有的校园面积2.24平方公里,相当于龟状的老无锡市区的面积,校园内的马路和市区一样的宽。吃过晚饭后还到江大“文浩科学馆”用茶,这是台湾无锡乡亲、我的三哥程志新捐资兴建的一个学术与文化交流场所。17日上午先到东门老辅仁中学校址拍照留影,许多古建筑都被拆除了,幸运的是我们读书时的部分校舍还在,改为“王选事迹展览馆”。

        王选是无锡人,他和他的团队发明的激光照排技术改变了我国的印刷术,被称为“当代毕昇”,这是无锡人的骄傲。然后乘游船畅游古运河,参观了丝绸博物馆、窑群遗址博物馆和电气大王——祝大椿的故居。

        游船划过水弄堂,勾起了大家一段儿时的回忆。中午在南禅寺穆桂英一帆风顺大酒店用餐,这顿丰盛的午餐是秦光宇校友联系的,让我们尝到了典型的无锡菜——红烧胴肠、梁溪脆鳝、糖芋头……下午游览了灵山胜境。我想这次活动一定能留在每一位参加校友的记忆里。有人建议70周年时再聚会,大家不由大笑,再过10年,如果真能实现,不知道还能剩下几位。

        大家共同的心愿是:愿我们的辅仁中学越办越好,愿我们的家乡——无锡越来越美丽,愿我们的祖国越来越繁荣昌盛,愿每一位老同学健康长寿。

我们相聚在夕阳的岁月,正像“夕阳红”歌曲里唱的:“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多少情和爱化作一片夕阳红。”愿每一位校友把自己一生所有的情和爱都凝聚为一片夕阳红,照亮我们的晚年,祝每一位校友如意、安康!


2012年5月25日完稿于无锡新世纪花园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