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启英:“因生而学,因学而生”解

        
       夫人之生也何为?岂以尽权极乐羡睹美景乎?岂以贪名爱利快享幸福乎?如以羡睹世景而生者,则其生将无涯,庶能尽其所愿。否则,瞬息数十年人生等泡影,一霎间已人亡物散,无复追踪矣。如以快享幸福而生者,则其身将随名利以存没,方能逞其所欲,否则一届年迈,同归于尽,虽一茎一叶之微亦不能轻易带去。如是,则人之生也究将何所取乎?余曰:惟学问耳。夫学问者,无穷极,无生死,人影虽离精神尚在;本身即去,学业常留。孔子作《春秋》,西伯作《周易》,屈原著《离骚》,左邱成《国语》。夫如是者,为生有涯而学无涯也。故人之所以生者以学耳。人既生焉,而无所学,则其在世也将随波逐流,任其所止而休焉。若使世界人类人人而无学,则将若太古时代野蛮无知,等于禽兽,而所谓实业也、商业也、制造也、改良也,将无从而发现于世界。如是数百年数千年后,则所谓人类者将受天然之淘汰。事有必至,理有固然。然则,人之所以学而生者,夫亦可恍然矣。

        【洪启英:辅仁1923届校友。高校深造后任教于常州中学。1918年9月14日圣约翰大学校长卜舫济先生出席辅仁中学开校典礼,在演说中卜先生以Live to learn, learn tolive(译为:因生而学,因学而生)勉励学生,辅仁即以此为英文校训。本文写于1923年,系洪启英先生对英文校训的解读。文中比较了不同人的生活追求,认为只有学习才是正确的选择,这就是因生而学;而学习能延长生命至无限,能推动人类社会不断前进,这就是因学而生。洪先生百年前的解读,依然能给我们以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