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钟书的一封复信.

         【钱锺书:辅仁1929届校友,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术著作有《管锥编》《谈艺录》等,文学作品有《围城》《人·兽·鬼》等。】


        锺书先生轻易不为人题字,在与母校辅仁的交往中,也是如此。1987年,辅仁(二中)筹备70周年校庆,筹备小组写信请锺书先生为校庆题字,他没答应。学校顾荣鑫书记和缪纪荣老师到北京钱老家登门拜访,杨绛先生在门上打开一个猫儿洞,问明来意,回话说锺书先生身体不好,不能题字,谢绝了。后来,筹备组又写过五六封信,最后钱先生嘱人回了一封信,说,不要再来信了,题字大可不必。这以后,学校又找到锺书先生的堂弟锺韩先生帮忙,锺韩先生一口答应,说题字的事包在他身上。可是最终锺书先生还是没有题字。七十校庆之后,学校准备搬迁,在沁园新址建设新校舍。学校拟将新建的图书馆楼命名为“锺书楼”。题此名字,既是取其爱读书之意,也体现母校以锺书先生为荣。校长周建平、书记顾荣鑫写信请锺书先生题写“锺书楼”三字。锺书先生在1991年1月18日亲笔回了一封信,再次谢绝题字。辅仁最终没有得到锺书先生的亲笔题字,学校图书馆“锺书楼”三字,是由徐敏南老师把锺书先生的连笔签名拆开,然后再模仿先生的笔迹加上一个“楼”字而写成的。锺书先生在回信中借古人之言说,“唯名与器不可假人”。“不借名”体现的正是锺书先生潜心学问,不问名利的品格与精神。这种品格与精神永远值得辅仁的后来人学习,并以之立身、立业,升华人生的境界。


钱钟书给校长周建平、书记顾荣鑫的一封复信

建平、荣鑫两位同志:

       奉到惠函,我悚愧不胜。我四年前大病之后,心身衰朽,遵医嘱谢事谢客。贵校专人来访,失于迎迓,欠礼为罪。“写几句话”云;恐怕是电话中没听清楚,说的是“如果写了,会寄给你”。因我当时,不能构思,右拇指又痉挛,到现在还不便写毛笔字。

       来函云云,令我吓一大跳!一番好意,实际却使我成为欺世盗名之人!我尚有自知之明,万万不敢当,也不肯当此荣誉。好好一个图书馆,称作“藏书楼”,岂不现成、朴实、大方。“唯名与器,不可假人”,贱名务请勿用来命名,这点主权我还是有的。谢谢你们的过爱,我是无锡人乡谈所说:“轿子里跌出牌位来”——勿受人抬举了。恳求原谅,草草作复,书不成字,即致。敬礼!

钱锺书 

一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