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树人校长与《树人诗文遗稿》

       案头有一本姚树人校长的《树人诗文遗稿》(以下简称《遗稿》),编入的114首诗词和24篇文稿记录了一位老干部、老教育家育人树人,献身教育的一生。联想在二中求学期间姚树人校长的点点滴滴,以树人为己任的姚校长的形象清晰地在我脑海中浮现。


        姚校长原名姚新生,生于1917年12月27日,幼时尽管学习成绩优异,小学毕业即考取了扬州中学,但因家贫无钱而失去继续上学的机会,他在《少年》诗和《易名》诗中分别写道:“少年负笈走西乡,砺志求知烛映墙。六载寒窗初露角,夺魁会试美名扬。”“寒门子弟学难求,考取扬中反作愁。春梦醒来自策励,‘树人’易名记春秋。”为不忘自己家贫失学的痛苦遭遇,姚校长以扬州中学之“树人堂”名易为己名。


        1941年3月,姚校长投身革命工作后,成为盐阜地区的中心完全小学校长,后又先后担任射阳县政府文教科督学、科长,射阳支前司令部宣教科长,射阳县喻口区区长,江苏省第五专员公署文教处教育科长。读姚校长《筹办射南学社》一诗,可知道他当时办学的情景。“人生旅途难中行,射南学社聚菁英。办社运筹倍艰苦,名师四访始动情。茅屋一幢向阳开,莘莘学子远方来。春蚕甘愿吐丝尽,秋萤伴读奋成才。侵华炮火已逼近,五亿神州蒙战灾。最后一课‘流亡曲’,社成抗日烽火台。”那是一个战火纷飞、居无定所的非常时期,办学之艰苦可想而知,但姚校长坚定地表达了为树人育才“春蚕甘愿吐丝尽”的情怀。后来他在回忆文稿《革命根据地教育的生命力——阜宁县老一区教育工作回忆片断》一文中,具体回顾在那艰苦斗争的岁月里兴办学校、培养人才的战斗历程,以及在敌人眼皮底下的游击区进行游击教育的4个特点:“教育与战争结合,为人民战争服务”;“教育与政治结合,为政治运动服务”;“教育与生产结合,为发展生产服务”;“教育与群众结合,为群众文化服务”。他所在的阜宁县老一区,由于坚持了“四个结合”来办学,尽管处于游击战争的困难条件下,但小学教育从过去仅有1所初级小学发展到完全小学5所、初级小学15所,一大批学生成为区、乡、村干部的后备军,不少人肩负重担,有所作为。全国解放后他们中担任县团级以上干部和具有一定学术才能的同志就有120多人。


        全国解放后,姚校长先后担任江苏省阜宁中学校长、党支部书记,苏北荣军学校党委书记兼校长,江苏省无锡荣军学校党委书记兼校长。他在《荣军学校》一诗中,回忆当时开办荣军学校并培养数万名荣誉军人先后奔赴边疆的情景,为他们中一批人担任领导职务、成为当地骨干而自豪,他高兴地写道:“雄师飞渡鸭绿江,出没隧道作战场。归国将士最可爱,应时深造再兴邦。速教速成开专业,斗志昂扬支边疆。”

       1960年,我们这一届学生考入二中,直至1966年“文化大革命”,一直是姚校长麾下的学子。在开学典礼上姚校长就以诙谐而生动的语言,开宗明义地点明自己“以树人为己任”的决心:“我姓姚,名树人,是你们的校长,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的任务就是树人。姚树人,就是‘要树人’,要把莘莘学子培养成对祖国有用的人。”他幼年仅读过小学,文化程度并不高,但他致力于教育实践,以当一名功勋校长、把二中办成北京景山和上海育才那样的学校为自己人生追求的目标,呕心沥血,严谨治学,在工作实践中潜心钻研,不断总结,积累了丰富的办学经验。1960年早春,江苏省委在扬州召开重点中学、试点中学校长会议,为参加全国文化教育群英会作准备。姚校长在扬州中学“树人堂”作大会发言,把当时二中老师的精神风貌总结为“红、敢、干”“三字当头”:红字当头——开门红、全面红、红到底;敢字当头——敢想、敢说、敢做;干字当头——苦干、实干、巧干。“红、敢、干”“三字当头”为兄弟学校所瞩目,新华社记者采访了姚校长,并加以报道。是年,二中作为无锡市文化教育界的唯一代表出席了全国文化教育群英会,成为全国教育工作先进单位。姚校长欣喜地在《树人今上“树人堂”》一诗中写道:“典型发言惊四座,树人今上‘树人堂’。当年易名何尝梦,今日风流意气扬。”表达了初圆树人之梦的喜悦心情。姚校长在办学中还提出“一炮双响三高涨”的办学目标(“一炮”即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双响”即高考升学率、下乡务农率双高,“三高涨”即德、智、体全面发展)和树立“尊师爱生文明风、勤学好问读书风、团结互助友爱风”的校风建设要求。听1964届的校友介绍,20世纪60年代二中的高考升学率一直在全市名列前茅,但落榜学生的下乡务农率不高,一度造成学校工作的被动。但1964届丙班的张国澄等多位同学放弃高考,直接去农村插队落户,成为广大学子“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的学习榜样。姚校长身体力行,亲送女儿姚云(二中1963届高中毕业生)去农村,一时传为美谈,《无锡日报》曾加以报道。1964届同学有的上了大学,有的去了新疆建设兵团、苏北农场和无锡周边农村,1965届更是有许多同学放弃高考,直接去了新疆建设兵团,广大学子满腔热情地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二中的下乡务农率也进入全市的先进行列。尽管现在看来姚校长的有些提法不乏“左”的痕迹,带有比较明显的时代色彩,但无不反映姚校长“以树人为己任”的不懈追求。在二中任职期间,他不仅精心耕耘二中这块“自留田”,而且把周边学校视作自己的“责任田”热心浇灌。二中初中部的教学研究活动就经常与新生路初中共同开展,不仅提高了新生路初中的教育质量,而且为二中高中招生开辟了优秀生源的输送地。该校1962届初中毕业生华剑明当年中考作文全市第一名,考入二中后担任学校团委宣教委员和校刊《前哨》黑板报总编,黑板报办得风风火火,在全市中学中独树一帜,1965年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复旦大学英文系。


        1966年“文化大革命”初期,姚校长因病在上海华东疗养院治疗和休养,笔者与1968届高中丙班的张毓琪(时名张武军)一起去华东疗养院找他,目的是搜集炮打二中党支部和夏寒书记的材料。尽管当时姚校长已经身处逆境,但始终不忘“树人”的责任,以高度的党性原则,教导我们头脑要冷静,不要被人当枪使。我们从农村上调回城后,张毓琪曾去姚校长家探望,谈及往事,姚校长激动地说:“两位温良恭俭让的小将(我们到上海华东疗养院那天刚好雨后天晴,因我们帮姚校长搬了一张藤椅,坐在花园中交谈,所以姚校长这样称呼我们),你们下乡后,怎么不来找我,在苏北盐城地区我是可以为你们的成才做些事的。”


        诗言志,歌咏言,诗为心声,有感而发。姚校长一生以树人为己任,他的许多诗作表达了他无私献身教育事业、甘为“树人”写春秋的决心。1987年10月,他在《一从施教策长鞭》诗中写道:“一从施教策长鞭,春去秋来不计年。热汗已浇千顷绿,丹心犹念九州妍。”他在多篇诗稿中反复提及“春蚕”、“红烛”,以“春蚕”、“红烛”自励。如1988年2月,在《无锡市辅仁——二中七十周年》诗中写道:“节节春蚕吐丝尽,层层红烛照人寰。喜看铺锦神州丽,后来精英战犹酣。”又如1991年2月,在《甘为红烛照人寰》诗中写道:“群星灿灿罩青山,把酒添筹笑开颜。雨润心田心更健,甘为红烛照人寰。”


        20世纪80年代初,姚校长虽然已经超过离休年龄,但仍以极大的热情,一如既往地以“甘为红烛照人寰”的精神,继续以树人为己任,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主持无锡市电视大学的筹办工作,并使这所学校在全国名列前茅。1990年10月,他在《我是怎样发挥余热的》一文中赋诗:“青春跃跃在心头,白发飘飘志未酬。圣火天山烧不尽,生辉余热照千秋。”抒发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情怀。1991年12月,在《无锡电大三十年校庆》诗中,他写道:“园丁汗水沁奇葩,远越云山香万家。摇曳欣逢春雨洒,兴邦声里再升华。”姚校长真可谓朝也树人暮也树人,育桃李无数,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教育事业。


        姚校长办学历来视教育质量为学校的生命,二中以教育质量高而名闻遐迩,学校成为全国教育工作先进单位之一,姚校长功不可没。1988年,他为纪念辅仁——二中七十周年校庆,发表电视录音讲话《质量是学校的生命》,深刻阐明了一个道理:“教育质量,历来就是学校的生命,也是出人才的基础”。他长期从事教育工作,而且从事的教育工作从小学到中学,从中学到大学,从学历教育到职业培训,无不涉及,其间始终坚持的就是视教育质量为学校的生命,并取得突出的成绩。


        令人遗憾的是《遗稿》中无论是“诗选”还是“文选”,涉及姚校长“文化大革命”前的文字极少,1958—1966年姚校长担任二中校长期间的记载几近空白,我们在校时耳闻的《校长日记》更是未见片言只语,而这一时段应该是姚校长办学“树人”的辉煌时段,也是二中教育的鼎盛时期。我想,大概是“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使这一时段的文字记载散失湮没。对于记述姚校长“树人”史来说,这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1993年4月3日,姚树人校长因病逝世,永远离我们而去,但他的高风亮节堪为后人楷模。正如4月9日追悼会上治丧小组在《姚树人同志生平简介》中所说:“姚树人同志的一生,是忠于党、忠于社会主义的一生,是为党的教育事业鞠躬尽瘁、努力奋斗的一生。”时任无锡市委秘书长、原无锡市二中教师萧国兴敬撰挽联:“戎马倥偬,盒炮随身,一车盐阜纵横,威慑日汪蒋(注);岁月淹滞,椽笔在手,遍植桃李芬芳,功盖凯洛夫”。


        姚树人校长为教育事业奋斗一生,功绩永存。敬爱的老校长,我们永远怀念您!


【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姚树人在苏北盐阜地区从事武装斗争和地方工作,每次作战,总是手握驳壳枪(俗称盒子炮),冲锋在前;在地方工作中,总是骑一辆自行车,而且车技极佳,在坎坷不平的泥土路上疾行如飞,纵横盐阜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