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董部有哪些校董

圣约翰大学无锡同学会在筹办辅仁中学时,成立了校董部。据《本校校史》(撰于1932年)记载:“首推选12人,组织校董部。”1923年辅仁第二届学生毕业时,国文教师朱恩沐(字惠孚)为学生的毕业刊写序,序末说:“本校创办人,如慕高文、朱巽元、吴豫昶、许松泉、杨四箴、唐鎣镇、邓福培、施和伯、李成基、曹希曾、周曰庠、许鼎奎诸公,苦心经营,创办此校。他年毕业诸生,成学有期,非特为本校诸生庆,抑且为本校校董诸公庆云。”据此可知,朱惠孚先生上面提到的12人,就是校董部成立时的12位校董。

校董部部长一直由唐鎣镇(字纪云)先生担任,校董则有所变动。19211030《锡报》刊有《辅仁中学校董部启事》:“敝校成立在民国七年九月五日。其时邑中尚未有中学设立。凡卒业高小者非出境就学,即辍学半途,士子苦之。上海圣约翰大学同学会在锡会员有见于此,遂有创立斯校之建议。经本邑圣公会中西人士之资助,学校得以成立。但是经费难筹,只得暂时租屋应用。订定办法,公选校董,即以此学董部监督校务,为本校最高机关。此敝校内部组织之大概也。继拟自建校舍,遂于民国九年三月由约翰同学会在锡会员开会公决发起,向地方士绅筹募经费,以为将来自建校舍之用。幸蒙士绅捐助之热忱而达募集此款本来之目的。同人等用是竭力筹画,延聘良师,实事求是,学校遂有今日之发达。惟日来敝校司库吴日永以事务忙迫,不及克兼顾,已通函学董部辞职。敝学董部谨遵原订办法,准其辞退司库职务,公举李君石安继任。此不过敝校学董部司库职务之转移,于学校前途毫无影响,诚恐各界误会,特此登报申明。辅仁中学董事部:戴尔、唐纪云、许松泉、杨四箴、李石安、薛之骅谨启。”根据这则《启事》可知,1921年时,校董事部成员为6人。这6人中,原校长慕高文先生的董事一职已由现任校长戴尔先生担任。吴日永(名豫昶)先生则辞去了校董职务,而薛之骅先生系新列其中。

学校文档所存之1928年的《私立辅仁中学校章程》中,列出了其时董事部成员:唐纪云、杨四箴、李石安、许松泉、施和伯。唐纪云先生任部长,杨四箴先生为书记,李石安先生管财政。

1928年之后的20年,因学校文档缺失,校董变化情况不明。至194910月学校填写《无锡公私立中等学校概况表》,列出的校董有9人:唐鎣镇、施肇曾、许松泉、李成基、杨四箴、唐星海、沈振夏、荣广宏、华人龙。董事长依然是唐鎣镇先生。

195212月,学校转为公办之前,填写《私立无锡辅仁中学概况表》,其中列出五位主要校董名字:唐纪云、许松泉、杨四箴、李石安、施和伯。这五位董事与1928年的董事名单相同。由此可以推知,1928年之后,学校的主要董事基本没有变化。

学校董事部在辅仁办学中所起的作用,在学校章程中有明确规定。

1928年的章程中说:“本校校董部代表圣约翰大学同学会在锡同志监督及执行校务,为本校之最高机关。”1932年重印的章程中又说:“经费方面,因历年购置地基,建设房屋,除得当地热心教育诸君,捐助数千金外,不敷之数尚巨。本校系私人团体所创设,既不受任何教育机关之资助,其余经济重责,咸由校董部担负。建筑时所负万金,由现任校董分认筹垫,逐年设法弥补之。他如常年经费,除学生学费收入外,每学期校董部,有规定之津贴,以资支出之不足。”据上可知,董事部职责有二:一是监督及执行校务;二是筹资解决办学经费之不足。所谓“规定之津贴”,不是给董事发津贴,而是董事每学期都要拿钱贴补学校办学经费的不足。

虽然学校董事部至1952年依然存在,但其实际运作在抗战之后就已不正常。上面提到的1952年的《概况表》中写道:“抗战以后,校董分散,在锡仅许松泉、杨四箴二人经常联系,商量校务,以人数不足,未能召集会议。”在上文提及的1949年的《概况表》中则写道:“过去校董会负筹划经费之责,近数年来,受社会不景气影响,校董本身事业陷于困境,对于学校经费,在目前无力担负。这是普遍的情形。学校对于校董会,每学期报告校务状况及送核预算、决算等事项。”

学校董事部已无力承担学校办学经费之不足,这应该也是解放后学校由私立转为公办的一个原因。学校转为公办后,校董事部就不复存在了。

 

唐纪云

校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