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与辅仁的四代情结

周永菊

    辅仁(二中)建校已九十周年,自我懂事起就知道辅仁是所名校,因此吸引了我家四代人的投入。

    一、辅仁的校史开头就写着由唐纪云先生及其圣约翰大学在无锡的校友一起创办的,其中之一就是家父周日廉,家父是圣约翰大学的高材生,当时在校在锡名望很高,很自然地成了辅仁的校董之一,家父毕业后留在约大工作,寒暑假回锡时才到辅仁做些辅导英语等工作,可是好景不长,家父英年早逝,三十三岁即去世,过早地结束了这段历史。

    二、家兄周乾昌(大哥,今92岁,现定居美国),周运昌(二哥,已故)先后进入辅仁。当时辅仁已名闻江苏,我家住南门外跨塘桥下塘,每天上学要爬跨塘桥上下33块石级,然后趁人力车赶去将军桥,舍近就远上学,辛劳奔走,无怨无悔,1932年江苏省举行高二年级(大哥所在班级)会考,辅仁排名江苏第二,仅次于苏州省高中,一所私校能取得这样的惊人的成绩,这是很了不起的,八十年代前后大哥回锡探亲,与同班校友来母校探望,他们都表示在辅仁求学六年,功底深厚,以后升学或就业,终身受益。对母校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我于1952年由香港回锡,老校长杨四箴对我家知根知底,当即聘我为数学教师,1953年起转为公校无锡市第二中学,从此二中声誉名扬全国。1956年由于高考成绩优良,国务院奖了一套实验室的仪器,我在二中工作了三十二年(包括下放五年多)到1983年退休,和辅仁——二中有较深厚的感情。

外子唐光炬亦是辅仁校友,由于抗战原因,只读了两年,就去内地了,现在排在38届毕业生之中。

    三、我们的子、女唐大建、唐黎明在1965年同时以较好的成绩考取了二中初、高中,由于“文革”的原因,1968年下乡了,成了68届的初、高中校友,虽然在二中只读了一年,大概占了二中的“灵气”,儿子后来也考上师专,现已是体育中专的高级教师,大女儿(职称为工程师)也已在供电局退休了,大女婿曹岫云是二中的64届毕业生,现事业有成,虽年过六旬,还在国内国外奔波、出书,忙得很欢,子、女、婿都有出息,都沐浴了二中的优良校风。

    四、我们的小孙子唐少川今年要考高中了,何处去?我家和他在读的民办辅仁初中的几位老师一商量,大家一致同意报考辅仁高中,不仅是感情问题,主要这孩子智力尚可,但很贪玩,一定要老师抓紧抓实,否则就放任自流,优哉游哉了。

由于有四代的情结,我家与二中——辅仁当然有深厚的感情,希望在这次搬迁后能更上一层楼,真正像市领导所期望的办成一所五星级一流名校,我想上级领导一定会在人力、物力、财力上大力支持,有计划有步骤地建校,像上一次从将军桥搬迁一样。第一次迁校,上世纪88年政府决策,89年起建校三年。923月迁入新校舍,投资约1200万,这一次搬迁,规模一定更大,设施一定更先进,所有关心辅仁的校友,正深切地期望着呢!

【本文写于2007年。作者周永菊老师,192010月出生,195210月进入辅仁中学任教数学,1983年退休。周老师教学有方,在无锡教育界被誉为“周代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