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他的歌声——谈理元先生二三事

高明辉

日前治华兄提起了辅仁初中时期我们的音乐老师谈理元先生:“不但歌喉好、弹琴好,而且外语好,听说他与夫人吵架就用外语。是他激发了我们对音乐的爱好。”六十年前的往事还历历在目,令人难忘。禁不住也写上两句,回首一番。

在进入辅仁初中前,我就认识了谈理元先生。

哥哥高联辉是49年进入辅仁高中的。当时高中已经没有音乐课,但由于他嗓子好,便成了辅仁歌咏队的核心成员之一,由此就同歌咏队的指导谈理元先生成了好朋友。偶尔星期天也有活动,联哥会带着我去看(听)他们歌咏队的排练,我就这样认识了谈理元先生。印象最深的是排练《黄河大合唱》。《黄河大合唱》里最难选择的是独唱歌手,就是“黄河颂”和“黄河怨”。谈理元先生为“黄河颂”选了多名候选的男生独唱歌手,高联辉就是其中之一。“黄河怨”的女歌手,则是谈理元向隔壁一女中大名鼎鼎的音乐老师庄霞(她名字的准确写法,有待核实)先生那里借来了她的王牌:也就是联辉和我的表姐胡纫荔。谈理元先生对排练十分认真而严格,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练。“黄河颂”他常常以自己的男高音示范;不可思议的是,他给胡纫荔示范“黄河怨”的时候居然唱出很不错的女声来,让大家佩服得五体投地。那时候我还小,不知道谈理元先生会不会唱京剧,否则他一定会是很不错的梅派或程派票友。

那大概已经是5051年的事情了。临到正式演出,胡纫荔被通知因政治原因不得参加。原来在49年以前,当她还是一女中初中学生的时候,就已经是庄霞(?)先生创办的无锡友声歌咏团的骨干歌手了。不知道是什么“莫须有”的“顺藤摸瓜”,到了50(或51)年,无锡友声歌咏团竟然会被定性为“三青团外围组织”,庄霞先生也就成了“历史反革命”。但由于她知名度很高,问题的性质也并不严重,所以还是依然在一女中“戴帽”教音乐。但所有同“友声歌咏团”有关系的学生,再也不得参加公开演出。

1952年,辅仁高中以全国高考第二名的骄傲成绩名扬中华。高联辉进入了上海交通大学。才貌双全的胡纫荔也进入了清华大学建筑系,成了清华的一朵花,还被病床上的林徽因看中,收为学生,其实也成了她最后的学生。

离开辅仁进入了交大的高联辉和谈理元一直保留着密切关系,直至1957年在交大因反对迁校西安而定为右派为止。在52-56的交大学生年代,高联辉每年寒暑假回无锡,几乎每天一早都会去辅仁老教学楼二楼东南角上那个男教师宿舍找谈理元。那时候,谈因和妻子不和,索性就挤进了学校的男教师宿舍。记得里面还住着三角大王龚锡泉,还有老实巴交的大鼻子陈乐平。

高联辉找到谈理元,他们俩就去二楼北边的音乐大教室里练习钢琴,有说有笑,常常是边弹琴边引吭高歌。偶尔我也会跟着去听热闹。他们常常爱唱俄文歌曲。当时,在表面上还算是中苏的蜜月时代,俄文歌还是很热门的。谈理元先生唱的俄文歌里,我印象最深的有两首,一是《列宁山》,另外一首就是肖斯塔科维奇为电影《易北河会师》谱写的著名歌曲《怀念祖国》。他们两人往往是轮流钢琴伴奏,轮流唱《怀念祖国》,乐此不疲。这首优美的歌让我终身难忘。

1959年后我到上海读大学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谈理元先生的消息。有谁可以补充吗?

【本文作者高明辉先生系辅仁中学1959届校友。文中所忆谈理元先生1950年至1955年在辅仁中学任教音乐】

谈理元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