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万博官网manbetx 校园新闻

拜访辅仁院士校友,传承辅仁”明道进德“精神

2017-3-9 20:22| 发布者: admin

放大 缩小
www.man38.com是一所具有九十九年历史的江南名校。在近百年的办学历程中,学校英才辈出,著名学者钱钟书、许倬云等从辅仁走向了世界,原北大校长许智宏在内的十二名两院院士也成为辅仁的骄傲。辅仁高中拥有的院士校友数量在无锡市首屈一指。
在2018年百年校庆到来之际,寒假期间,辅仁高中张军校长带领校庆筹备办公室相关人员赴北京,拜访知名校友,带去母校师生的问候,邀请校友们回母校走走看看。

许智宏:辅仁高中1959届校友; 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植物生物学家,曾任北京大学校长。
        1月20日上午,与许智宏院士相约在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他的办公室见面。凌晨2点多刚刚出差返京的许院士,顾不上休息,几个小时后就已出现在办公室,一边工作,一边等待我们的到来。已是满头白发的他精神饱满,一谈起他的工作更是滔滔不绝。对生物研究情有独钟的他,70多岁依旧坚持在野外开展研究工作,风餐露宿早已成为了习惯。交谈中,透过一些看似不经意的话题、细节,让我看到了许院士勤奋、踏实、严谨的治学精神,令我们肃然起敬。说起为何选择生物学,许院士戏说喜欢生物是玩出来的,在辅仁上学时就经常去爬惠山,到太湖边嬉戏,这让他爱上了大自然。曾经担任过北大校长的他,对培养什么样的学生有着自己的见地,许院士提醒辅仁的学弟学妹们,“同学们要关注在中学阶段如何培养自己的兴趣、特长、爱好,到了大学里能明确自己以后要干什么,中学阶段打好基础,不要偏科,这对你的一辈子来说非常重要。” 许院士对母校的快速发展感到欣慰,向母校的百年校庆表示祝贺。临走时,他把自己主编的《燕园草木》、《燕园动物》作为礼物送给了母校。


许健民:辅仁高中1960届校友中国工程院院士,卫星气象专家,国家气象局卫星中心室主任。 
        在国家卫星气象中心,我们见到了许健民院士。简单的办公室,清瘦的许院士,画面显得尤为和谐。办公室墙上一幅风云二号卫星图映入眼帘,由他领导主持的风云二号气象卫星的多项应用成果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许院士把毕生心血扑在我国的卫星气象事业上,对我国气象科学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在回忆起当年读书时的情景,许健民院士说对辅仁印象最深的就是出色的教师队伍,许多德艺双馨的老师为他们的成长作了非常好的指引。许院士说,尤其是高中物理老师贾益生,贾老师和他们讲法拉第从一个学徒成长为一个非常伟大的科学家,就是因为他愿意做小事。“贾老师说过的一句话,我至今还记得——‘在电磁的领域里边,微小的进步成就大科学家。’参加工作后我感觉到,把工作做细做好,做到天衣无缝太重要了,能否把事情做到顶级的细致,就决定了你的高度。”许健民院士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辅仁老师教给他的处事之道。 
许健民院士还饶有兴致地带着我们参观了系统运行控制中心。


        过增元:辅仁高中1953届校友;辅仁中学1953届校友,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教授,清大工程院院长。
听说母校的老师来访,多年没回过母校的过增元院士非常激动。在过增元院士家的客厅里,悬挂着一幅书有“明道”二字的书法作品,与辅仁高中校训“明道进德”不谋而合,瞬间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辅仁中学当时在无锡乃至江苏省,教学质量相当高。交谈中,过院士拿出一份油印的1953届高中毕业同学通讯录,翻看这份有点年头的通讯录,1953届毕业生共135人,23人考入清华,3人考取北大,数据令人咂舌。“我们也在思考,为什么当时辅仁会有这么多人考上清华北大,那是因为辅仁教学质量高,不光是业务上,也是思想上、精神上的。辅仁校训明道进德,53届没辜负辅仁的这个校训。”过增元院士激动地说。

 清华毕业后留校任教的过增元院士,在1979年得到洪堡基金会的资助,前往德国交流两年。刚到德国时,合作方的教授故意冷落中国学者,这反而激励了过增元,于是他用3个月的时间读完了这位德国教授的8本博士论文集,不仅掌握他们研究的工作,还找出了其中的关键错误,并主动约谈这位在德国非常权威的教授,当面指出错误,让德国教授对中国学者刮目相看。德国教授表示,通过他看到了中国人的进取心,实事求是,不畏权威的治学态度。“这种治学态度,也正是辅仁高中明道进德校训的内涵所在,是在辅仁求学的六年中慢慢培养起来的。”过增元院士诚恳地表示。


秦伯益:辅仁中学1950届校友,中国工程院院士,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副院长、院长。
        走进秦伯益院士家里,仿佛走进了一个图书馆,客厅、书房、餐厅到处立着高大的书柜,分门别类地整齐摆放着上万册的文、史、哲和古籍书。不知内情的人肯定想不到,这些书的主人,居然是个军事医学研究专家,而不是个文学家。85岁高龄的秦伯益院士,精神矍铄,乐观开朗,一说到他的退休生活,便打开了话匣子。他爱文学、爱写作、爱旅游,72岁退休后秦老花十年时间孤身一人游历全国,并写下了几十万字的游记,出版了三本厚厚的游记。早已是耄耋之年的他,依旧笔耕不辍,至今还坚持每天写作至深夜一点多,勤奋程度让后辈都汗颜。 秦老向我们介绍他的人生经历,介绍他所从事的不为普通大众所了解的工作,书房的荣誉柜里,一张张荣誉证书,是他在国家军事医学领域默默奉献的最好证明。“一晃快70年过去,在辅仁打下的基础非常好,不管是在学业还是品德上,各方面的教育为我的一生奠下基础。”秦老认为,初中到高中,是人生一段很重要成长阶段,在成长中受到的教育会影响到他一生的品格、业务上的追求和成就。秦伯益院士对母校的感情非常深厚,时刻关注母校的发展,有机会回锡的话一定会到母校走走看看,“辅仁中学一直是非常有影响力的基础教育学校,江苏是出人才的地方,无锡、辅仁中学更是英才辈出,希望母校的这种精神代代传扬下去。”


        秦国刚:辅仁中学1952届校友,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物理学院教授,著名半导体物理学家。 

        再次踏入北大,是到位于北大东大门的物理学院拜访秦国刚院士。不大的办公室,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秦老的书法和摄影作品。每天早上提笔练字已经成为他生活中不能缺少的一部分,每到一个地方用相机记录美景,是枯燥的研究工作中最好的自我调节。 秦国刚院士虽然背已经微驼,但思维却异常敏捷,语速飞快。83岁的他至今还坚持每天6:30到办公室,坚持带研究生、博士生,去年招了最后一批研究生。秦老笑着说:“还有5年,到我88岁的时候,我的最后一个博士生才能毕业,到那时我才能真正退下来。”是什么支撑一个耄耋老人继续奋战在科研战线上,是什么让他把毕生所学倾囊教给后辈?是对自己人生志向的锲而不舍,是对毕生所从事领域的无限热爱,是对祖国教育事业的深沉大爱。 “正因为在辅仁读书时我对物理有浓厚的兴趣,高考的时候才把北大物理系作为自己的第一志愿。”北大物理系毕业后至今的60多年,秦老一直在物理领域做研究和教学工作。“回想起来,辅仁这6年对我的培养,对我的教育,对我的一生是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把一生献给物理学这个志向也是在那时候定下来的。”

        结束语: 百年的文化积淀,辅仁先贤与后进相互砥砺,执着前行。从辅仁走出去的这些院士校友,为我们国家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在他们身上体现了辅仁精神的传承,脚踏实地、孜孜不倦、博采众长、厚积薄发、勇于创新、开拓进取……辅仁的传统,正浓缩于校训“明道进德”四字。立校时中西合璧的办学理念,数代辅仁人的苦心经营,注定了“明道进德”的传统立足于人本,升华于人文。